首页>文艺评论>评论要闻

好作品让“好声音”更有底气和魅力

时间:2019年10月23日 来源:《中国艺术报》 作者:朱小松
0

好作品让“好声音”更有底气和魅力

——评浙江卫视二○一九《中国好声音》中的优秀歌曲

2019《中国好声音》海报

  《中国好声音》作为浙江卫视推出的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,历时八年,热度不减,“好声音”换了一批又一批,但受众依然沉醉其中。究其深层原因,除了编导制作团队的精心组织、精心策划,每季都有新面孔、新亮点外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每一季《中国好声音》在推出一批风格各异的“好声音”的同时,也推出了一批叫得响、传得开、记得住的优秀作品。

  一个好的音乐节目,仅有导师与选手、选手与受众的互动以及专业技巧的精彩点评是不够的,还必须有完整的、有思想的、能“走心”的音乐作品作为节目的支撑。我们时常发现这样一个现象,有的选手虽然没能走到比赛最后,但他(她)演唱的作品却让人记忆犹新。有的选手虽然取得了本年度“好声音”的总冠军,但由于没有叫得响、传得开的好作品,很快就被人们遗忘了。这正如节目导师李荣浩所说的那样:“不以赢为第一目的,把作品留下来是最重要的”。能让人们在欣赏娱乐之余,受到美的熏陶、爱的感染、人生的启迪,才是做音乐节目的第一要务。这一季的《中国好声音》也相继通过歌手和导师的演唱及改编,推出和翻热了一批优秀的音乐作品。虽然有不少作品曾经被不同歌手演唱过,但借助《中国好声音》这一大众关注的传播平台和选手加入自己理解的重新演绎,又被发扬光大。这些优秀作品大致体现以下两个特点:

  首先是非常励志。既然《中国好声音》是一档带有竞赛性质的音乐节目,鼓励参赛者的进取心和勇敢精神就至关重要。像首先上场的崔佳莹演唱的《我敢》,这首歌原来是由吴克群作词、胡彦斌作曲并演唱的一首电影插曲。原歌已经很红,但由于崔佳莹是第一个上场,歌名叫《我敢》,又出自一位美女之口,励志效果被进一步“放大”了。由来自四川音乐学院的藏族少女斯丹曼簇演唱的《忘我》,原本是由王力宏作词、王力宏与瑞典制作人艾维奇共同作曲、王力宏演唱的一首凄美忧伤的爱情歌曲。歌曲表现了主人公面临失恋的困境,努力走出痛苦的过程。但经过斯丹曼簇充满律动、充满阳光、自我理解、自我暗示的演唱,意境全变了,成了一首自断退路、不畏困难、勇往直前的励志歌曲。

  其次是抚慰人生。人生是艺术家最想表现也最能表现的永恒主题。人生中人们最想歌颂的美好事物之一就是爱情。由高晓松作词作曲的《模范情书》,经过湖南湘潭大学安全工程专业应届毕业生洪雨雷青春阳光的演唱,一改原唱成熟懒散的风格,给人带来清新欢快的“声音里的少年感”和“灌溉了所有观众的心”的“清泉少年感”。这首歌的歌词还向人们传递了一种平等的爱情理念。不因“我”爱“你”而放大“你”的形象;也不因“你”爱“我”而让“你”过多地付出。只需“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”,“我要你注视我注视你的目光,然后默默告诉我初恋多忧伤”。这多少可以看出词曲作者受到当年很流行的一首抒情诗《致橡树》的影响。又如来自辽宁沈阳的网络音乐女主播杨一歌演唱的《小小》,歌曲描述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在长大之后,把童年爱情游戏当真,默默等候心上人的故事。感情真挚的歌词加上中国风的音乐元素,营造出一种淡淡乡愁、浓浓相思的伤感意境。

  也有一种感情介于爱情和友情之间,或者说,一时半会儿还说不清、道不明,但却留下了美好的回忆。比如选手李凡一和邢晗铭合唱的那首《流行歌曲》。猛一看歌曲标题,以为是关于流行歌曲的前世今生的故事。听完后才知道,原来唱的是发生在流行歌手身上一段朦胧而美好的感情经历,不能不为作品“既出人预料,又情理之中”叫好。歌词开头四句埋伏下一个故事悬念,歌者自我安慰:“我听说对不起,也算是个约定。能不能在一起,都没关系”。接着述说这段“口头上是男女朋友”,实际上只是牵手回家,最后各奔东西的故事经过。由于故事的当事人之一是歌手的缘故,把它写成了流行歌曲。本来故事写到这里,已经很完整,但该歌曲妙就妙在结尾处传来了他所牵挂的人的信息:“我听说了消息,嫁的人好爱你。人人都有几句,流行歌曲”,让人不知该为对方祝福,还是为主人公没能抓住机会表白而惋惜呢?这也再一次证明,流行歌曲总是与创作者本人脱不了干系的魅力所在——让人有所期待,有所心动,有所惊喜。

  人生同样也离不开亲情。往小里说,是儿女与父母之间;往大里说,是个人与国家之间。发行于2016年由李映雪作词、金志文作曲并演唱的《中国姑娘》,在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舞台上,由英国现代音乐学院作曲系学生、中英混血的爱新觉罗·媚翻唱,更增添了作品的意义和分量。这是一首非常优秀的主旋律歌曲,歌词构思特别出人预料。它是一首唱给母亲的恋曲,描绘了一个孩子眼里的母亲,即中国姑娘,她长得“那么漂亮”,鼓励孩子“志四方”,自己用“小小肩膀站成我的墙”,体现了母亲的慈祥伟大。旋律带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民歌风,让人挥之不去,顿生怀旧思母之情。东北民歌《摇篮曲》的巧妙插用,更加深了一份孩子对母亲的感恩依恋之情。

  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是一首由董玉方作词、许飞作曲并演唱的歌曲。这首歌将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,以及子女察觉到时间流逝、父亲已老的无奈,诠释得丝丝入扣。经过王力宏战队学员屈杨质朴深情的演绎,再一次感动了全场。笔者以为这首歌不仅是献给父亲的赞歌,也因其深深的时代印记,让我们再一次回顾我们曾经走过的路。这首歌的标题很有寓意,明明是“父亲”的日记,却说是“父亲写的散文诗”,这里多少蕴含了儿女对父亲的敬意和深情。当然,也夹杂了一份过去生活的艰辛和酸楚。这使笔者想到,我们的主题创作,如果能从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点滴片断中采集素材,折射出时代变迁的宏大主题,一定能产生震撼人心的效果。

  当然,人生也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。如何面对挫折和失败,如何战胜逆境、逆袭成功,是考验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的重要方面。23年前台湾歌手张宇和妻子十一郎(萧慧文)携手共同打造了感伤金曲《曲终人散》,曾感动了许多人。在今年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舞台上,由沈阳音乐学院的选手刘佳琪深情演绎,同样收到强烈反响,足见经典情歌的隽永魅力。据说这首歌曲原型取材于十一郎自己身上发生的真实故事,可见真实的力量对于情歌有多么重要。没有痛心疾首的感悟,怎么能够创造出催人泪下的效果?由41岁“超级奶爸”张鹏几近高亢呐喊地演唱的《走着走着就散了》,简直就是一本关于爱情、友情与人际关系的人生教科书。笔者在欣赏这首歌曲时,想起了另一首耳熟能详的歌曲,即李宗盛作词作曲的《梦醒时分》。两者都是在情伤、友伤后的觉悟:“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,你又何苦一往情深”(《梦醒时分》)、“伤痕累累才懂,认真我就输了”(《走着走着就散了》);“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,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”(《梦醒时分》)、“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,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,有多少无人能懂的不快乐,就有多少无能为力的不舍。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,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,才发现从前是我太天真,现实又那么残忍”(《走着走着就散了》)。如果说两首歌有什么差别,笔者以为《梦醒时分》情绪比较平稳,《走着走着就散了》壮怀激烈。副歌结局上,《走着走着就散了》比《梦醒时分》要消极,还沉浸在受伤的困境中,不能自拔,而《梦醒时分》则在自我暗示和提醒中收获了宝贵的人生经验和教训。

(编辑:李想)
会员服务
通比牛牛代理